换头术实验成功是场闹剧吗?近7成医务人员表示不能接受

医库调研     

       

2015年4月,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赛吉尔·卡纳维罗宣布两年内将完成世界首例人类头颅移植手术,自打宣布“换头术”将被进行以来,对于它的关注与质疑就没有断过。


2017年11月17日,被报道的“人类史上第一例换头术在中国成功完成”,也再次将“换头术”推到了舆论乃至医学相关领域的风口浪尖上。作为专业的医务人员,是如何看待这个震惊世界的实验呢?


医库调研于2017年11月28日针对“你如何看待换头手术实验成功?”这个话题,在平台上进行民意调查,经过两周的调研共计收到642份有效投票。



医务人员第一次听说换头术的反应是什么?在参加调研的人中,39%的医务人员表示很震惊,竟然有换头这种操作;5%的医务人员表示不屑,认为换头术是毫无意义的研究;29%的医务人员表示怀疑,不确定这是真的;27%的医务人员表示赞许,感叹医学如此发达。

这项手术在医学界引发了巨大争议,到底有多少医务人员能够接受这个换头术实验呢?


由调研数据可以看出,31%的医务人员表示能接受换头术实验,69%的医务人员表示不能接受换手术实验。


人类头颅移植真的有可能吗?作为专业的医务人员看法也是不一样的。


本次调研中,34%的医务人员认为头颅移植手术不可行,道德伦理争议大;34%的医务人员认为这个手术技术难度太大,难以实现;32%的医务人员还是很乐观的,等到时机成熟,头颅移植最终是会实现的。

世界首例换头手术实验成功有什么意义吗?


从我们的调研数据可以看到,76%的医务人员认为这是人类一次伟大的实践和探索;5%的医务人员认为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实验;11%的医务人员认为这是不切合实际的实验,只是哗众取宠;8%的医务人员认为这是逆天之举。

世界首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在一具遗体上成功完成,而“手术”地点就在哈尔滨,由哈尔滨医科大学教授任晓平团队完成。


在中国进行换头术实验,61%的医务人员不想发表任何言论,只观望;25%的医务人员鼓励在中国进行这类实验;8%的医务人员认为应当谴责在中国进行换头术实验;4%的医务人员不关注这个实验;2%的医务人员认为必须批评此类实验在中国进行。

医务人员对换头术实验成功的看法:


一名来自山东泰安的医生说:“成功的标准有太多,如何界定成功与否还需要时间来检验,而不是某些人说成功就是成功了。”


一名来自河南郑州的医生说:“很震撼,难以置信,但是又不能接受这种手术,毕竟患者最终归属问题。”


一名来自上海的医生说:“目前可能技术上可行,其他方面的问题还没有还没有考虑进去,目前可行性不确定。”


一名来自湖南衡阳的医生说:“在没有解决脊髓的修复难题之前,移植头部病人也是四肢瘫痪的,跟不要说伦理的困境了,这样的医生只配做兽医。”


一名来自河北保定的医生说:“换头手术实验成功首先表示祝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一技术是完全可行的,医学的发展需要探索,我们应该多估计这样的探索!不能一味的否定或者是批判!”


一名来自辽宁丹东的医生说:“抛开功能恢复之类没有解决的问题不说,就伦理道德而言这个东西就没法评论好与坏,我都不知道该咋来评价。”


一名来自山西晋城的医生说:“撇开伦理道德,我认为这是医学科学的进步。但人类社会就是这样,任何一项医学的进步,必须经受道德的评判。所以,我只观望。”


一名来自呼伦贝尔的医生说:“换头术现在只是实验,距离成功还是要很长时间呢,而且实际移植问题还有很多问题,人头移植道德与法治还有很长的路。”


一名来自广东广州的医生说:“首先,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尝试,应该鼓励。其次,就是怎么解决脊髓的问题,这是一个关键。”

 

一名来自陕西西安的医生说:“恶心,反人类,试验应有限度。不能认可这些反人类、违反伦理道德的所谓超前技术。”

                                 

一名来自江西南昌的医生说:“理论可行,实际上有很大的风险,在医学伦理学上以及社会伦理学上。另外不推荐换头手术,人的意识也是固有的权利,怼意识的伤害改变并不能视作原来生命的延续。”

 

一名来自江苏南通的医生说:“确实有较大争议,但是瑕不掩瑜,批判不能使他的光辉掩盖。革命烈士们也有很多在辱骂声中结束生命,头雁一定会感受最大的阻力。阻力有多大,只能说明他们可能有多伟大。感谢走在前列的人们。”


(欢迎转载,注明来源:医库调研 即可)


浏览次数:469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