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医疗“剩者为王”系列之四:历劫归来的春雨!

作者Dr.2,MediCool医库董事长     

       

编者按:致锐哥一周年祭,写一篇文章向大哥致敬,整个移动医疗行业已经涅槃重生,却不知道你在他乡还好吗?我很思念你!

作为移动医疗医患端的霸主之一,中国移动医疗行业当之无愧的开创者,张锐和他的春雨医生,会永远被铭记于行业的里程碑里!

事实上从2015年移动医疗的低谷期开始,春雨也陷入了不断的被质疑和挑战中。问题的核心是老三样:有没有效?安不安全?赚不赚钱?

2016年10月,张锐大哥的意外去世,似乎使上述争论和质疑达到了顶峰。转眼间一年逝去,历经劫难的春雨医生,我们的老班长,现在过得怎么样?

张锐的遗产

我认为:春雨真正资产是建立了整个移动医疗轻问诊的品牌认知和行业标准,给全民做了一次全面的移动医疗应用普及,因此春雨后续的引流与获客成本非常低。这样他聚合了大批最活跃的医生和海量活跃用户,形成真正的双向平台,而不是像某些公司完全靠钱去堆,规模不经济。

同样我认为:一直所谓被内部和外部人批判的轻问诊,才是春雨真正的最大的资产,而不是赋能医院之类挺扯的东西。因为公立医院很难收钱也赋不了啥,过多赋能民营医院长远来看会严重降低品牌价值,部分失去平台中立性并产生副作用。其实真正的核心还是瘦身控制成本,紧抓轻问诊这个巨大的流量池不断转化价值。

随着用户行为和付费习惯养成之后,市场容量事实上已经越来越大。连之前天天四处演讲号称“移动医疗移不动”,总是举例头疼怎么办,看不上轻问诊这个那个的天天,也积极投入到轻问诊中,并且获得过亿流水,尝到了巨大的甜头,其产品形态大部分只是跟随春雨而已。

行业在发展,很多人都在刻舟求剑地臆测市场还和从前一样,其实就像从前没有共享单车的时候也没人想到会有这么大市场,同样也没有任何一个公司或者医疗机构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在巨大人口基数与多样化需求面前,任何看起来很小的产品与服务,都可能成为一片蓝海,而且成加速度上升!

在震惊于张锐突然离开的同时,很多人并不知道,他在离开之前,给春雨医生留下了三个关键词:开放平台,竞质排名,人工智能。正是这三个词,“立足线上,布局未来”,我认为是一个相当了不起的战略,扬长避短!相比那一窝蜂的移动医疗人为了迎合资本去开诊所的时候,锐哥非常冷静和有远见!

开放平台是第一个关键词。张锐在去世前2月,做了一场“在线问诊开放平台”发布会,并提出了“开放、联结、共赢”的slogan。他为“风停了,猪怎么办?”的问题,找到了一个答案。在张锐看来,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期在2015年已经结束,此后不管是新的APP还是原有的APP,获客成本都将大幅上升。

解决的方案也很简单,就是“开放平台”——用服务能力换流量,实现多方共赢,并解决了场景化获客的难题。

春雨医生平台的数据显示,在线问诊开放平台上线以来,已累计接入搜索平台、硬件厂商、保险公司、医药电商、垂直平台等企业共计已达383家,其中不乏百度、华为等大客户。

开放平台带给春雨医生不仅仅是流量,实际上也形成了一个初具雏形的上下游产业合作链。目前,春雨医生有30%左右的流量,来自于开放平台。

张锐的第二大遗产是“竞质排名”。他富有远见地作出论断:实体医疗,尤其是处于买方市场的社会办医机构将越来越倚重于互联网获客,而互联网获客要避免魏则西式的悲剧,就要有新的游戏规则,他把这套规则叫做“竞质排名”:

“我们希望在互联网上建立一套新的基于数据的甚至是基于实时数据的竞质排名机制,不是竞价排名,是哪个办医机构的学术水平高、医疗能力强、服务精神好,我们把患者推到哪里去。这套竞质排名机制将成为未来五年内最重要的社会办医获客来源,谁掌握了未来的竞质排名机制,谁将能够破解“魏则西式”的难题。”

互联网为社会办医提供资源这件事情是大势所趋,未来大众生病第一个反应可能不是去医院,而是使用类似春雨医生这样的移动医疗服务。一年过去了,事实证明,手机已经成为很多中青年人群就医搜索与影响决策的第一入口!

张锐的观点,其实在业界反响很大,现在无论是好大夫优选,微医优选还是我司医库的基于同行评议的良医榜,都是从不同角度往这个方向发力,而春雨医生的推荐引擎与内部评议和患者点评的量化分析,都不断趋于更高效与完善!

张锐的第三大遗产是“人工智能”。这又是一个他早早进入而如今大热的领域。相比如今在医学影像等领域扎堆出现的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项目,张锐对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体系的看法,要广阔得多,因为所有的人工智能算法与深度学习模型其实都需要高质量的连续型海量数据做基础!

春雨医生也是在这种理念下,2015年即和中国科学院等共建了健康大数据实验室。这个实验室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构建线上的“智能辅助诊断系统”和“实时健康预警系统”。

现在,线上的智能辅助诊断系统,已经全面让整个医患服务上了一个大台阶。春雨医生统计数据显示,在患者端,系统确保患者能在3分钟内得到合理分诊和及时接诊;在医生端,人工智能辅诊系统的医生主动使用率达78%,提及“耐心细致”医生好评增加23%,成为提升质量和效率的有效工具。

春雨的现在

张锐大哥是个了不起的人,也把全部身心贡献给了春雨,哪怕在身后也进行了最后的助推!数据统计显示,张锐去世后的三天,春雨医生平台的问诊量、付费量、付费率等核心经营指标,都出现了短期的爆炸性增长。但我们都非常高兴地看到,张锐离开时留下的数据标杆,在春雨苦练内功,扎实进取的这一年里,已经被超越了!换句话说,整个春雨的业务与转化率较之前的最高峰也已经上了一个台阶!

经过团队近1年的努力,包括推出急诊、升舱、极速电话等更加个性化、场景化的在线问诊服务,线上业务的成熟度和转化率都大幅上升。

图1 张锐去世后的春雨医生运营数据变动图谱,2017年9月,春雨的运营指标超越历史峰值

移动医疗消费市场的逐步成熟,场景化、个性化服务的推出,人工智能辅助系统的持续应用和进化,加上春雨医生的线上服务体系不断进步,海量的患者用人民币解答了困扰行业的三大难题:有没有效、安不安全、赚不赚钱,并且远没有看见天花板!

在没有张锐的这一年,业界热点和新词层出不穷的出现,如互联网医院、智慧医疗、精准医疗、基因检测,AI等等,而每一个热词,都带动了业界一时的风潮。但春雨医生,除了在银川有所露面以外,在所有的热点和风口下,都无太大的动静。

不过如果我们把眼光放得长远一点,就会发现,张锐创造的“在线问诊”这项服务,本质上代表的是远程医疗发展的一个方向:即在万物互联的时代里,检测移动化、交互实时化、预警智能化将成为个体健康管理的常态,所谓的“轻问诊”,其实是一个全新体系的健康管理和远程医疗的平台,并提供一种新的医患沟通方式,提高了效率,也降低了成本!

张锐推出的开放平台,本质上,正是要把这种平台工具化、标准化和入口化。

但真正的转变,还是要来自于两个方面:技术的进步和资源的聚集。技术进步不用说,过去一年的大多数热点,其实都是在希望通过技术使“诊病”更方便、快捷、准确;资源的聚集也很容易理解,那就是谁能率先和资源方达成真正深入和互信的合作,谁就可能率先突围。

春雨的未来

过去这一年是春雨的艰难时刻,也是整个移动医疗行业的艰难时刻,作为张锐大哥的粉丝和生前好友,我对其离去悲痛万分,因为他对春雨的价值是全方位的,也是无人可以替代的,无论从业务到团队到资本到市场营销!

业内也有很多看衰的声音,但是我们仍然有理由坚定地相信,春雨的方向是正确的,再加上那里还有一批正直的卓越人才;也有理由相信,在这个“剩者为王”的年代,春雨仍将大概率成为行业的领跑者,即使还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因为对公司来说,最重要的是业务本身开始加速上升!

(欢迎转载,注明作者和出处即可,愿意与Dr.2交流的请加微信号:medicool3)


浏览次数:237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