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德勤报告《Accelerating the adoption of connected health》有感

作者Dr.2,珍立拍股份公司董事长     

       

这次美国移动医疗大会之后,大家都在寻找从M-health到C-health的概念,对此我们研究了德勤报告,记录了一些读书笔记,摘录部分与大家共同分享。

互联健康是一项以技术为支持的综合保健服务,它能进行远程通信、诊断、治疗及监测。一个高效的以患者为中心的互联健康,其重要目的在于提高医护人员和患者之间的数字化联系,允许个人随时随地获得他们所需要的医疗护理。

互联健康横跨各种应用程序,智能设备(可携带和不可携带)、大众平台,和分析学领域,并通过信息价值的循环,创造商机。

互联健康通过“信息价值的循环”建立新的商业模式,从而改善患者病程。


一个精心策划的互联健康策略,通过远程监控和远程医疗,有针对性的对待高成本的患者群体,在以价值为基础的支付模式的评判下,如问责护理机构(ACOS)或全球均摊,更加有利于降低医疗保健的费用。互联健康适用于一种在美国常见的花费昂贵的慢性疾病,充血性心力衰竭患者治疗。

纵观整个保健行业,互联健康策略有助于降低成本,改善健康状况,增强患者满意度,提高用户的长时间的参与度。然而,数据整合的挑战,隐私和安全问题,以及运营商坚持采用新的商业模式阻碍了互联健康的发展。消费者的需求和期望,公共和私营企业积极主动采纳以价值导向的模式正改变着互联健康的未来。在互联健康的世界,将传感器,网络,准则制度,强化的智力以及消费行为强强组合从而为影响和改善病人病程创造了机会。互联健康的主要目标包括:

提高消费者,运营者,健康组织,生命研究公司之间的数字化连接。

在以技术为支持,保护消费者隐私的安全环境下,促进自我保健管理。

实现除传统临床保健外的健康护理, 以更低的成本提供更好的保健途径。

协助慢性疾病管理,改善人类健康状况。

随着互联网发展趋势的不断加剧,中国人口老龄化的增加,采用移动设备来来监测和管理健康状况已然成为一种必然趋势。对于一个退休独居、并患有多种慢性疾病的老人,如果使用配备可携带设备,家人便可以追踪其行踪,当感觉到他摔倒后,通过移动设备传输信号,可以立即叫救护车或拨打急救电话,同时可以立即将其相关病情信息发送给医院及医师,并通过手机查看他的病例报告和检查结果,同样可以从最后一次的就诊记录中了解他的咨询记录,并且通过相同的APP软件为他预约下一次就诊。

现在人们正在研究一款,易理解,嵌入式的,可随身携带的如同轻薄的电子皮肤技术一样的传感器。一些产品已经开始运用于市场。这些传感器开始每天24小时监测重要的健康参数和生命体征-体温,血液指标,甚至于神经系统症状。他们可以自动将健康数据传送到云端并向所有利益相关者发送实时警告。

互联健康的未来充满希望,令人兴奋,但要真正的实现它,依然任重道远。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市场缺乏强有力的刺激,使运营商,纳税人和消费者能完全接纳互联健康技术。卫生保健体系正横跨两个独木舟,实现从量到质的转变。当联邦政府和私营企业纳税人正雄心勃勃的希望过渡到以价值为基础的补偿模式,而供应商和生命科研公司在越来越大的压力下来展示其价值和控制其成本,许多供应商仍处于从有偿服务的生产经营模式向以价值为基础的模式的过渡期,互联健康仍处于早期阶段。

互联健康被采纳仍有许多障碍需要克服。消费者希望知道他们的数据资料是如何被使用,又是如何保证数据的隐秘性和安全性。医师希望通过互联健康系统产生的临床数据,对于他们是有意义的,可操作的。他们也希望互联健康技术,如电子邮件和远程医疗能运用于他们的日常工作流程。

人口老龄化,慢性疾病的发病率增加,保健医疗的转变,以及非传统的参与者在市场和技术的突破,促使许多医疗保健行业领导者探索新途径来经营,从而吸引更多的有文化的消费者。互联健康各种各样的解决方案可以帮助运营商提高护理水平和降低成本,但就目前而言,运营商们都谨慎而缓慢吸收。据德勤2015年美国医疗保健消费者的调查报告显示,消费者坚持使用数字工具来帮助治疗的比例仍然较低,但却在缓慢增长。

传统意义上来说,许多美国的卫生保健系统以紧急护理为中心,运营商的收益以患者收到的护理服务为标准。最近在公共和私人保险市场的活动表明,该体系向着以提供更加可靠负责的护理服务方向发展,运营商对用户负责,而收费则根据服务的结果来定。在这个不断变化的体系中,通过早期检测降低并发症风险,避免再次入院,来实现价值和获得报酬。虽然互联健康在在以价值为导向的发展模式中,会发挥巨大作用,但互联健康的利益相关者,仍然在坚持寻求更加清晰的指导和标准,同时也在注意着它是如何实现不断自我重塑。

支付模式

以价值为基础的支付模式的目标是在提高医疗质量和效果的同时,减少开支。各类组织正在用以价值为基础的支付模式来替代传统的有偿支付方式。这些方式包括:

共享节约:通常情况下,企业采用FFS方式进行支付,但是到了每年年底,就会用总支出与之前预算进行比较。如果公司的支出低于预算,那么大家就可以分享这一部分的收入。

捆绑支付:不同于以往的单独向医生,医院和因其他服务而支付费用,消费者捆绑支付因在一个特定的条件,因某种原因在一段时间内住院所接受的服务而付款。组织可以拥有那些因捆绑效应而减少支出。

共享风险:除了共享节约资金,如果组织花费超过了预算,那么它就必须偿还那部分的差额作为惩罚。

全球均摊:每个组织接收到的每人/每月的费用,需要用在每个人的护理上,而无论他们使用的哪种服务。

个案研究

医疗保健组织投资互联医疗的动机是什么?

美国人口老龄化和慢性病发病率的不断上升意味着相关医院和急诊室(ER)的成本增加。采用互联医疗策略有可能减少慢性病护理治疗的成本,因为可以通过互联医疗鼓励患者自我保养,让患者走出医院和急诊室,增加药物的依从性,并减少不良药物的相互作用。如果在能让医疗组织分享成本节省的VBC模式下支付,这种成本节省可能会鼓励他们进一步投资互联医疗。

使用医疗支出委员会(MEPS)的数据来校验常见慢性病的典型医疗模式和成本。MEPS是一个全面的,特定医疗服务的国家数据中心。他的数据包括服务使用频率,服务成本,支付方式,美国工人持有并有效的医疗保险的成本、范围和幅度。图2提供了一组心脏疾病,糖尿病,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慢性疾病相关的高成本医疗服务,包括急诊室使用,住院和处方药的数据。

根据疾病控制中心(CDC),在美国冠心病是人类死亡的主流因素,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每年大约有61万人死于冠心病。我们看到了互联医疗策略在改变CHF(冠心病中的一个普通类型)治疗成本上的潜力。在美国大约有510万人患有CHF,这导致了每年约有250亿美元的直接医疗成本。这个总数据估计,到2020年将增长到300亿美元,到2030年将上升至470亿美元。我们专注于采用远程病人监控(RPM)和远程医疗如何能影响CHF的支出并且为供应商提供财政激励来进行相关投资,给予不同的VBC支付模式。

图2:心脏疾病,糖尿病,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的医疗服务成本

数据来源:MEPS,2012; N ~ 39,000

*MEPS是一个大规模的家庭及个体调查机构,他们的医疗供应商(医生,医院,药店等)和员工遍布美国。

接下来我们将继续对远程病人监护、远程医疗、移动医疗进行讨论。

(欢迎转载,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愿意与Dr.2交流的请加微信号:2823095726)


浏览次数:1100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