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改之下美国药房的应对策略

作者:踢翻你小姐     

       

      编者按:近期阿里健康发布“阿里健康未来药店合伙人计划”,与百余家药品零售企业共同分享了打通线上线下的B2C+O2O“未来药店”模式。将参与联盟的实体药店延展为“便利店”、便民体检点甚至是社区中心。这直接挑战了我国药品零售业的现有格局,用互联网通过多样化服务进行降维打击。联想阿里在苏宁的布局,不免又让人浮想联翩。而阿里健康现在的模式是显然模仿了美国CVS药店。这一系列问题也是学术研究范围,而包括美国的药房体系也在不断变革,下面我们看看踢翻你小姐的投稿,一起学习一下吧!

      据统计2010年美国Medicare支出占联邦政府预算总开支的12.5%,随着人口老龄化趋势的推进和婴儿潮时期的大批人口进入Medicare的覆盖范围,Medicare的支出压力也将越来越大,预计在2019年将占到联邦预算的14.8%。 2010年3月23日奥巴马政府通过PPACA实施医改,志在达到三项目标:增加受保人群,降低医疗成本,提高体疗质量。

      药房作为美国医疗行业产业链的一环,也受到了PPACA医改的影响 。更多的人进入医保,意味着药房将迎来更多的消费者/病人(然而这些增加的受保人可能并不会给药房带来太多的盈利)。另外一方面,医疗产品价格也被施压,多途径地被要求降低价格,例如PBM对药物目录更为严格的管理和Congress要求药厂增加折扣等等。

      美国的主要存在连锁药房和超市药房两种。前者的代表有CVS,Walgreens, Rite Aid, 后者的代表有例如Walmart, Vons, Target超市中的药房(在美国,薄利的超市往往会通过添加药房服务来增加盈利)。当然除这两种之外也存在不少的独立小药房。

      连锁药房通过不断横向和纵向收购,来提高运营效率和议价能力。连锁药房的横向收购目光开始不满足于独立小药房。2015年夏天,CVS以$1.9Bn收购了Target超市中的1660个药房和80家诊所,并以$12.7Bn收购了80家位于养老院药房Omnicare。此外,连锁药房CVS 和Rite Aid近几年也完成了对PBM的收购(如上图)。

      药房通过增设步入式诊所(不需要预约),来增加消费者/病人的粘性。在美国,诊所看病的例行程序已成为效率低下的代名词。随着PPACA带来更多的医疗受保人群,Walmart, CVS, HEB等药房都在店中开设步入式诊所,预计更多的消费者/病人将会喜欢通过更为便捷的方式来看一些不需要劳师动众的小病,例如感冒,疫苗,小儿耳朵感染等等。CVS在诊所的创新上更省一筹,已在加州和佛州开展远程医疗的pilot study, 通过视频来调用医疗资源帮助病人就近就医。在此需要指出的一点是,美国的步入式诊所所针对的是无保或者低保人群,志在用便捷诊所服务他们的小病,一旦病症被确认为无法解决还是会被转诊去医疗资源更全面的诊所的。

      药房也通过病人档案和健康会员制,提供更为全面的健康服务。一方面,药房通过为病人建立电子档案(还可能与大医院的EHR相连)来管理病人的处方,病人可以在不同的州取药,在处方到期时会被提醒复诊或者更新处方。另外一方面,药房 开设了健康会员制,通过手机App平台将会员的各种消费行为和健康行为整合在一起,并对健康消费和健康行为进行奖励。例如Walgreens于2012年开始开设的Balance Rewards Program, 会员可在该平台上连接FitBit, Jawbone, Withings等29种可穿戴设备,可上传Web MD, Health Kit, My Fitness Pal等19种App上收集的数据,以上的健康数据上传以及包括参加戒烟,准时复诊等行为都会有奖励。

      通过收购来提高运营效率和议价能力,通过开设门诊和建立会员档案来增加消费者/病人粘性,这些都是美国药房为应对PPACA改革带来的盈利压力所采纳的主要应对策略。

     附:由于医疗体系和所处发展阶段的差异,中美药房的经营方式还是很不一样的。这些美国药房的商业模式,中国市场上已经出现了适合中国国情的创新。例如中国已经创造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远程医疗+O2O 药房模式, 包含了线上问诊(美国至今只有心理咨询是允许医患没见面的情况下出处方)和线下送药。又例如由于美国传统就医的复杂预约过程造就了步入式诊所的市场机会,而在中国市场上早就存在有异曲同工之妙的社区医院/卫生院。

(欢迎转载,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愿意与Dr.2交流的请加微信号:2823095726)


浏览次数:857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