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医院改制再遇波折,三年缓冲大限迫近,冲刺阶段如何破局?

作者Dr.2,Medicool医库公司董事长     

       

近日广州新海医院大批职工身着白大褂聚集在广州海运大厦门口,反对医院再度由企业接手,并沿用企业模式来管理,要求将改制后的医院移交地方政府或医学院校。


20178月,国务院国资委等六部委发布《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规定在2018年年底前要基本完成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的集中管理、改制或移交工作。但改革面临重重阻力,进程远比预期缓慢,国资委一度将剥离大限从2018年底延2021年,增加三年缓冲期

 

现在,国企医院改制的最后期限迫近,各家国企医院改制还在继续推进中

 

为什么每次改制,几乎都是医务人员抵制?医院改制是否会影响到职工和患者的利益?

 

国企医院改制开始出现速度加快、规模增大的趋势,就目前来看,改制的最后期限迫近。改革本质就是利益关系的重构,因此有改革就有冲突,遭遇医务人员抵制确实是因为影响了他们的利益,跟患者没有直接影响。

 

之前在国企体制下,相当于无论服务量如何,都有人兜底,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造成普遍国企医院效益低下,人浮于事,变成国企的一个重大负担,这也是历史遗留问题。改制实施后,如果移交给地方政府,相当于事业单位,那么职工和医护人员相对有了稳定保障,他们还愿意接受,如果被企业收购,相当于改制成企业,自负盈亏后,职工与医护人员自感不如从前,也没有了编制与保障,因此出现了系统性冲突,医务人员与资本方的矛盾经常有激化的表现,其本质是计划经济时代,企业办小社会,如幼儿园,学校和医院等后勤服务带来的问题,并不是谁来收购导致的。

 

改制如何改才能让医院职工满意?

 

改制很难让所有人满意,事实上也是不可能的,避免国有资产流失是国资委等部门的事,而医院改制之后本质上是劳资双方的特殊雇佣关系,可以适度征求医院职工的意见,但也不可能被绑架,如果事事考虑这个,那还怎么改革,这是国家战略,就跟原来国有企业负担养老教育和福利分房一样,取消必然影响一部分人利益,甚至很多人利益,那难道就不改革了吗?

很多企业医院改制遭到抵制,程序不规范少数人暗箱操作是一方面,而本质上是员工现实利益受损,如改制后,事业单位将不复存在,医护人员的编制也没有了。而与编制相关联的薪酬待遇、职称晋升、养老医疗保障等很多现实利益都没有一个看得见摸着的东西来保障,也许才是员工抵制的根本原因。而对于大多数国企医院职工来说,关心的还是改制或重组后,医院的发展前景如何,以及自己的发展前景如何。只有发展才能解决一切问题,原地踏步,业务不前是无法让任何人满意的。

 

因此,在国企医院重组改制中,如何获得医护职工们的认同非常重要。坚持程序,和参与主体积极协商是非常必要的。六部委联合制定的《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重组改制要充分听取拟重组改制医疗机构职工意见,职工安置方案应经职工代表大会或职工大会审议通过。

 

另一方面,对于国企医院职工来说,也要意识到,国企的大锅饭时代已经要过去了,趋势不可挡;希望回归政府办公立医院的铁饭碗可以理解,但即使对于很多政府办公立医院职工来说,也都很快将直面市场的考验,即使不少政府办公立医院也将面临改制。

 

要实现国企医院改制还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

 

20178月,国务院国资委等六部委发布《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简称134号文),明确规定在2018年年底前要基本完成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的集中管理、改制或移交工作。但剥离进程远比预期缓慢,国资委后在时间节点上作出让步,将剥离大限从2018年年底延后到2021年,增加三年缓冲期,剥离过程显得漫长而艰难。

虽然缓冲三年,但134号文给出的企业医院四条剥离之路依旧不变:关闭撤销;移交地方政府,纳入公立医疗体系;接受社会资本的重组改制;在以健康为主业的国有平台上进行资源整合。

 

企业医院千差万别,问题特别多,比如有的医院规模很小,但是又没法关闭,想移交给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缺乏接收能力或者不愿意接收,与公立医院同等待遇的补贴、编制、后续持续投入等方面存在问题。国有平台也不愿意要,可能就只能接受社会资本重组。

 

社会资本接盘企业医院,运营好的并不多。经过前几年的惨痛试错之后,如今社会资本豪买企业医院的热情已退烧,开始愈发理性。由于医疗机构投资规模大、回报周期长、变现难,各路资本投资热情明显降温,企业医院改革改制可能要持续很长时间。


(关于内容有任何问题,可以与Dr.2进行探讨,微信号:medicool2)


浏览次数:75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