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的税收征管时代来临,过票的CSO和洗钱的移动医疗公司危机四伏!

作者Dr.2,Medicool医库公司董事长     

       

最近媒体报道,江苏省常州一玻璃企业2007年12月至2017年11月十年期间欠缴社保合计2011134.15元,常州地方税务部门作出社会保险费征收决定,并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强制执行欠缴社保费款。


再来看另一边税务部门的执行动作,近日横店各影视工作室陆续收到东阳税务局下发的税务事项通知书。要求影视工作室45天内,按照定额终止前执行期内每月实际发生的经营额、所得额向主管税务机关进行分月汇总申报,未按规定期限如实申报缴纳税款的,税务机关将依法处理。终止定期定额后,征收方式将改为查账征收。


以上两个新闻只是税务执行中的波浪水花,实际上2018年税务稽查全面打响,力度空前绝后。国地税合并,金税三期,与企业无缝对接,全面稽查更加容易了,可以这么说,现在没有税务局管不到的税收盲点,只有税务局出于征管成本考虑想不想管的问题,征管形式和环境发生了剧烈的变化。不管是虚开发票,还是用私人账户发工资避税,各种税务相关问题等方面都会严查到位和追溯,企业高管和财务人员的违法成本更高了。


最严的税收征管时代来了。结合目前国内药企新的政策,建立了医药行业两票制,严打商业贿赂,零容忍,药企黑名单等制度,Dr.2预计,接下来国家将会对全国数以万计大体量的过票洗钱CSO和移动医疗公司重拳出击。


针对之前医药行业带金销售,两票制的本意从形式上杜绝传统的过票方式,精简销售环节,让过票公司功能瓦解。但是大量冠以“咨询管理服务”“医药科技咨询”“信息科技”等头衔的第三方服务公司孕育而生。药企通过找这类公司反过来给药企开各种营销费用等名目的发票,增加销售成本和应缴税款的比例。而这类公司或者CSO可以从服务费里面转帐把钱导出,个人所得税与企业所得税两税合一以及核定征收后,将现金直接转给法人的卡,随后变成回扣或各种形式的商业贿赂等灰色支出。这是一个大约两千亿的产业链。


既然国家层面首先明确要求药品采购模式两票制,就是为了先从形式上杜绝过票洗钱,以“两票”替代之前常见的多次开票,怎么可能让你换个马甲继续这样干呢?现在看起来要关门打狗了!


其实服务公司开具与实际经营活动不符的发票,已构成发票虚开行为,且与制药企业共同参与商业贿赂等不法行为,违反了我国税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就在上周8月底,最高人民法院专门针对虚开发票印发了文件,《关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定罪量刑标准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了虚开的定罪量刑标准。


有的企业仍报有侥幸心理,认为从前的虚开可以既往不咎。事实上金税三期的威力超乎想象,过往的票据都留下痕迹,是否要追溯取决于税务部门的成本和决心。


行业内一些移动医疗公司通过规模化洗钱的方式把业务做大到数亿甚至十亿,营收数字极为可怕,但是毛利率奇低无比。其实这些公司实际没有那么高的营收,因为一大部分钱要以现金方式发给医生做回扣。这么大规模的业务营收一旦涉及到内部实名举报,特别是有奖举报,整个企业就会瞬间崩塌,最终补税、罚款、判刑受到法律制裁是必然。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预防是解决危机的最好办法。所有药企包括代理商一定要走合规,这不是多赚少赚的投机,而是生与死的问题。

关于药企合规与数字推广问题讨论欢迎与Dr.2联系(微信号:medicool2)。


浏览次数:273次